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哈啰顺风车认证体验问题多不会重蹈覆辙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4-25 20:37:37

今年初,哈啰出行官方宣布上线顺风车业务,首批上线的城市选定为上海、杭州、广州、东莞、合肥、成都等6个城市,于1月下旬开通试运营。2月22日,哈啰出行正式宣布,哈啰顺风车在全国300+城市上线。

哈啰顺风车上线的时间,恰逢一年一度的春运时期。据悉,哈啰宣布招募顺风车车主仅20天,车主注册数量已突破百万,其中一线及新一线城市车主占57%。哈啰顺风车获得如此骄人的战绩也并不奇怪,比较滴滴顺风车之前的数字,这也仅仅是个零头。

哈啰顺风车乘客、车主体验问题多

财经测试人员也尝试下载了哈啰出行App,在运用中的 顺风车主招募 的信息中,页面设置了 乘客 、 车主 两个选项卡。测试人员点击 认证车主 选项后,提示要求提供 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车辆照片 4件材料的实拍照片,认证进程需调取摄像头实拍功能,不支持相册上传图片。测试人员拍摄后,哈啰出行系统随即进行照片和信息自动识别。

在辨认的过程中,财经的测试人员也发现,有些辨认其实不准确,例如身份证数字和驾驶证编号会有数字识别不全的现象,注册用户可以自行对辨认数字进行,但是这类可的方式也有可能为不法分子提供可乘之机,更令测试人员感到奇怪的是,测试注册的车辆京N*****,系统对实际拍摄照片辨认为粤B*****,辨认的车牌照和实际车牌居然没有一名数字或字母相同,不过用户可以自己自行,用于修正。

据媒体报道,2018年,全国警方雷霆打击违规代叫车、虚假注册、刷单等违法犯罪行为,共破获25起违法犯罪案件,令500余名嫌疑人落。

调查发现,部份黑产团伙通过搜集未实名的号注册滴滴账户,在络发布 代叫车 广告。他们在骗取乘客 车费 和个人信息的同时,拒付产生的大额车费账单。这些非正规代叫车渠道不但没法保证乘客用车利益,更让用户的信息安全及人身安全脱离了平台的保护,暴露在违法犯罪分子眼前。

因而可知,针对出行市场的黑产已形成,平台的各种漏洞都有可能成为犯罪分子利用的机会。

除了安全漏洞以外,在实际的使用中哈啰顺风车体验也并不好。财经测试人员在深圳机场尝试使用哈啰顺风车到目的酒店,在行程发布后,哈啰顺风车App给用户推荐了10位优选出来的顺风车主,运用显示这位车主发布的目的地距离用户的目的地相距82km,如此之大的差距,不知道顺风的概念如何理解。

在财经测试人员发布搭车需求以后5分钟,有一名李姓车主于我们获得联系,双方约定好在停车场见面,但奇怪的是这位李姓车主并不在哈啰顺风车推荐的10位车主之列。正当测试人员前往停车场的进程中,收到一条短信,信息显示用户由于没有及时预支付车费,该订单被自动取消。在测试人员惊诧之余,发现2分钟之前,在与车主通话的进程中,运用也发送过一条短信提示,用户需要预支付车款,否则行程会被自动取消,运用虽然履行了告知义务,但是留给用户的操作时间却只有短短的两分钟。

财经测试人员到达约定停车场后,拨打之前车主已经无法接通,财经猜测这应该是哈啰顺风车采取了虚拟号码,在行程被取消以后,这个虚拟号码也随之失效。测试人员在原地等待15分钟后,感觉找到车主的希望几近为零以后,默默走向了地铁站。

同享经济下顺风车产品

据相关统计数据,截止2018年12月31日,全国私人小客车的保有量已到达1.89亿辆,每天就算一辆车只出门1两次,日均汽车出行量也达3亿次,相当于全国出租车每天出行次数的10倍。而这些私家车中,独自驾驶占到了90%以上,如果能将这部分资源合理合法的利用起来,这将是对于社会资源的极大勤俭。

2016年春运期间,滴滴顺风车共运送乘客190万人回家,覆盖31个省。2017年,有848万乘客通过顺风车跨城出行,这1数据接近国内最大的航空公司之一 南方航空国内航班在春运期间的运送人数。2018年,滴滴跨城顺风车共运送乘客超过了3000万。但火爆的滴滴顺风车业务随着两起恶性安全事件戛然而止,滴滴顺风车业务也下线整改,至今没有恢复。

顺风车的角色就在通过共享出行这1概念,通过算法匹配,让路程类似的通行者拼车出行,一同分担成本,创造低成本或者互利的轻松共乘关系。顺风车属于私人小客车合乘,公益、同享、非营运是顺风车的特点。在这点上顺风车的定位和约车与出租车都有所不同。

对顺风车这类创新的业态情势,国家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都在政策上表态支持。上海市《关于规范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的实行意见》规定,合乘成本分摊,合乘出行可分摊本钱标准由平台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公道肯定。合肥市出台的《合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合肥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的指导意见(暂行)》则规定,鼓励和提倡公益性无偿互助合乘。合乘出行分摊的出行本钱,仅限于车辆燃料本钱及通行费等直接费用,分摊费用只能按合乘里程计费。

知名评论员曹林在 聚焦同享经济下顺风车产品合规发展研讨会 上表示, 顺风车逢迎了部分民众的出行需求,有的乃至对顺风车形成依赖。其实在顺风车出现之前, 民间 就有拼车行为,顺风车便是 民间 拼车行为更规范化、更管理化的表现。即便顺风车暂时下线了, 民间 仍有各种形式的拼车。这种情况反而更让人担心,没有平台、没有管理,不在可控的范围内,就可能导致更大的问题出现。

财经了解到,目前民间拼车的行动并不是个例,就以北京为例,在北京城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固定的拼车点,每到下班时分,国贸桥下拼车去往通州和燕郊方向的拼车吆喝声就络绎不绝。而更多的顺风车单则构成于群和群中。

因此,相对这类类似黑车性质的顺风车,滴滴顺风车反而成了 正规军 ,但是随着两起恶性安全事件的产生,滴滴顺风车反而成了舆论的焦点和治理的重点目标。

注册车主200万 哈啰顺风车不会重蹈覆辙?

2月22日,哈啰出行正式宣布,哈啰顺风车在全国300+城市上线。即日起,在哈啰出行App或哈啰出行支付宝小程序上,就可以使用顺风车服务。从1月25日起,哈啰就已在杭州、广州、成都等22座城市上线顺风车服务。

根据哈啰提供的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哈啰顺风车车主注册量已突破200万,累计发布订单量超700万。安全方面,哈啰出行在1键报警、设置紧急联系人等功能的基础上,添加了即时通讯功能。

财经发现,在百度的顺风车贴吧中,很多用户和顺风车主都希望滴滴能够早日恢复顺风车业务上线,但是也有友留言,滴滴顺风车上线以后如何保证不再产生之前的恶性安全事件。的确,对滴滴来讲,无论如何提高安全防护等级,保证不再产生安全问题都是一个无解的困难,或许有关部门也是由于这种舆论导向,将滴滴顺风车业务延续整改当中。如果在哈啰顺风车上线之前,舆论也要求哈啰顺风车不能出现恶性安全事件,那末哈啰顺风车的发展可能又会是另外一种情况。

但平台、当事人究竟应该如何承当各自的,社会各界对此也有不同的看法。 法庭判决会具体地谈平台承担多大的,当事人承当多大的,司机承担多大的,有具体的辨别。但是目前的社会环境下法律很容易被舆论绑架,最后变成舆论判决。 曹林认为,属于法律的问题就应当通过法律去解决,等待法院判决,最后形成清晰的判例。 顺风车的边界,应当镌刻在法院判例的权威中。

顺风车安全需要群策群力

顺风车是一个好的创新模式,但是如何保证它的安全,这成为整个行业都在思考的问题。

曹林认为:顺风车前面有一个符号, 某某顺风车 ,这是乘客基于对平台的信任,而不是基于对司机的信任。对一个乘客来讲,安全和隐私不是平衡。安全是最基本的,生死之外没有大事。

因此,一种观点认为,用户选择了这类低价、快捷的出行方式,就需要在某些方面进行牺牲和让步,比如车内空间是不是是可以定义为公共空间,平台是不是可以加装音频和视频收集工具,这都是需要探讨的问题。对平台而言也是一样,出了事以后必须要有一套应对的策略,首先就是救命渠道的畅通性,投诉及时回应性、入门坎的高端性、安全信息的同享性、顺风车服务的专业性以及其定位的公共性和空间性,这些都应当斟酌。

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机动车辆安全研究室主任周文辉则认为: 顺风车就是拼车,不是约车。约车是出租车的一种。约车本质上属于出租车,借助互联撮合交易的出租车,顺风车不属于营运车辆。

他认为从车辆本身来讲,对顺风车不宜设置安全标准,本身就是一种民事行为。顺风车除特别必要的安全信息,双方的身份信息等平台需要掌握的信息以外,剩下的要通过双方的协议合同关系去约定,政府不宜过度参与。

交通运输部等有关部门在2016年-2018年前后发布《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关于进一步加强络预约出租汽车和私人小客车合乘安全管理的紧急通知》、《关于切实做好出租汽车驾驶员背景核对与监管等有关工作的通知》等一系列规定,如果依照约车和出租车的方式管理顺风车,那末就需要要求相关平台公司 不得向未经背景核对的驾驶员派单,并要在派单前应用人脸辨认等技术 , 要定期随机抽查线下运营车辆及驾驶员,核查注册信息与实际情况一致性 , 要在APP显著位置设置 一键报警 , 要依法向公安机关提供技术接口、实时推送平台司机、车辆注册数据及车辆位置、行驶轨迹、乘客信息等数据 等等。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完全能够依照这个标准履行的平台还没有。

出行业内人士认为,除事前审核,对事中和事后的措施,才是平台应当更加深入研究的内容,因为这部分举措对保护司乘人员安全更有意义。例如平台是否会对车辆路线行驶偏移、不合理长时间停留等风险进行预警等等。

小孩感冒药
九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宝宝眼屎多口臭是积食

相关推荐